江北潮生.

梦醒花犹存 铁甲依然在
不同墙头之间疯狂蹦跶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狗崽】傻蛋崽崽

王水:

妖狐最近觉得自己越发得美了,他心情特别好。
也因此连带着突突都能多几下了,这让晴明非常欣慰。
但是同时,晴明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妖狐最近经常外出,到森林里面各种转悠,到集市里面戴着面具乱逛。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也许是遇到喜欢的姑娘了?嘿嘿嘿以后说不定可以生一窝小妖狐,然后自己就可以从小教育他们“多突突才有糖吃。”
 
妖狐今天起得很早,确切的说他这几天一直起得很早,不同于以往他所追求的那种“睡得越多变得越美”这种想法。
离开庭院之前,他看了看水面中的自己。
“小生还是这么美~”
然后摇着扇子就出门了。
他走得毫无目的,东看看西看看,走走停停的,好像挺享受这种闲适的感觉。然而一上午过去了,妖狐一直走呀走呀,一个人也没碰到,也没发生任何事情。他暴躁了。摔下手中的折扇:“小生走了!你再不出现小生回家了!”
森林里声音传了很远,但是也只是惊下了几片落叶。
妖狐一跺脚,“哼”地正要转身,却眼尖地发现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片羽毛,黑色的,光泽很是好看。
他眼睛一亮,蹲下身捡起那片羽毛,很珍惜地捧在手里,仔细地看了看。
也不知道那片羽毛上写了什么,妖狐看完之后,耳朵尖都红了。他加快步伐,好像有些着急地跑回了庭院。
 
晴明觉得妖狐肯定是恋爱了。
他今天打扫庭院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本子,就藏在妖狐房间外的那棵樱花树上。
那个本子里一句话都没有写,只是夹了很多很多黑色的羽毛。
他刚开始还以为这是妖狐的收集癖,但是他仔细一看,发现每一片羽毛上都写着字,而那个字迹,一看就不是妖狐自己写的。
“你是吾见过最好看的狐狸。”
“虽然你戴着面具,但是吾依然觉得你很好看。”
“吾想见你摘掉面具的样子。”
看到这里,晴明恍然大悟:怪不得前段时间妖狐缠着自己去打觉醒材料,原来是为了谈恋爱啊~那自己当时拒绝他真的是太不好了!
决定了!今天就带妖狐去打觉醒材料!
 
最近没有觉醒加成符,晴明带着妖狐去打了一晚上耗光了体力还是没能凑齐。
妖狐气鼓鼓地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晴明找他搭话他也不理。到很晚的时候,晴明都困到快睡着了,妖狐才暗搓搓地说:“你知道鸦天狗住在哪里嘛?”
晴明一惊。鸦天狗啊!啊怪不得!那些黑色羽毛是鸦天狗的啊!
原来狐狸喜欢的是鸦天狗!
这还不简单,晴明献宝一般地背出鸦天狗的地址,看妖狐禁不住上扬的唇角,站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孩子还是挺好哄的啊~
 
第二天,晴明很晚才起床,等他起床出门的时候发现妖狐又气鼓鼓的坐在庭院里那棵樱花树下,虽然戴着面具,但是微微撅起的嘴还是暴露了他现在的委屈。
“崽啊,谁欺负你了?跟阿爸说啊!”
“.…..”妖狐低下头,嘟嘟囔囔道:“快去打觉醒材料啊!今天有加成!”
这声音听着……是生气了?
晴明没办法,只能顺毛撸,赶紧带着妖狐打麒麟去了。
总算是凑齐了。
妖狐一觉醒,就消失在了晴明的眼前。
不一会他又回来了。
这回脸上带着泪痕。
晴明怎么问妖狐都一句话不说,神色郁闷伤心极了。
 
之后的几天,妖狐又戴上了面具,觉醒之后的衣服啊装束啊都扔到了樱花树下,连房门都不出。平日里和他关系最好的萤草去探望,也只是看到他在房间里没日没夜的睡觉而已。
就在晴明觉得要不要请八百比丘尼来给崽看看是不是生了什么病,萤草悄悄到他房间跟他说道:“我知道妖狐是怎么回事了。”
“他喜欢上鸦天狗了,前些日子终于鼓起勇气去找了鸦天狗,但是鸦天狗说不认识他,还说他的面具丑死了。然后他当天就缠着你去打了觉醒材料觉醒了,把面具扔了又马上去找鸦天狗。但是鸦天狗还是说不认识他,也不说他好看。他很受伤。”
晴明越听越不对。
“等等,草啊,据我所知,那个鸦天狗和他认识啊,还给他写情书呢。”
说着,晴明动作不雅地爬上樱花树,拿下了那个本子。
“你看看,这不是情书是什么?你看这最后一片上还写着:吾想见你。估计崽就是因为这个所以问了我鸦天狗的住处吧。”
萤草听了之后也生气了,马上跑到院子里叫来所有式神,又从房间里拖出半睡半醒的妖狐。“我们去揍鸦天狗!”
一群人于是浩浩荡荡地跑到鸦天狗那里,把鸦天狗打得半死,然后暴怒的萤草挽起袖子,使劲抓下了几根鸦天狗的黑色羽毛。


“你!在羽毛上写过什么自己都忘了么!”
身旁愣怔着的妖狐这时突然回过神来,看向萤草手里的羽毛,又难过的低下了头。
“我……哪里写过什么啊……”鸦天狗断断续续地讲到,像是要断气了似的。
“我不管!你快在这片与羽毛上写100遍‘对不起’,跟妖狐道歉!”
在暴怒的萤草的威逼下,鸦天狗写了100遍对不起。
萤草还不解气,又狠狠瞪了一下鸦天狗,骂了一句“玩弄人感情的混蛋!!”才离开鸦天狗的住处。
离开的时候,众人突然发现:妖狐不见了。
萤草去找妖狐,把羽毛交给晴明:“你拿好,等我找到妖狐你一定要给他。”
然后带着一堆式神一窝蜂地散开去找妖狐了。
晴明叹息着往家里走,不经意一瞥,看到那羽毛上的字。
诶?这字迹?怎么……和那个本子里不一样??
 
被萤草找回来的妖狐依然振作不起来,日日在房间里不出来。
但是大家的关注点都不在他身上了,因为一件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你听说没?据说那位大人这几日要成婚了呀!”山兔小声地跟萤草八卦着:“嘿嘿嘿,也不知道新娘子是哪位啊?好羡慕哦……”
萤草向来崇拜那位大人,于是也星星眼地捧着腮幻想着:“要是是我该多好啊……”
这时,晴明的白色纸片人捧着一个包裹进了晴明的房间。
“晴明大人,有人将这个包裹放在了院子外面。”
晴明接过包裹,上面写着:“妖狐亲启”。晴明一愣,这个字迹……
 
晴明把包裹放在妖狐房门外,但是怎么叫妖狐他都不应。
晴明有些着急:“你再不出来我把你的包裹拆了啊。”
妖狐仍是不应。
于是晴明真的把包裹拆了。
里面是一套火红的衣裳,还有好大一捆黑色的羽毛。
晴明微微笑道:“崽,有黑色的羽毛哦。”
话音刚落,房门被打开,面容憔悴的妖狐走了出来,呆呆地坐到了包裹旁边。
晴明识趣地离开了。
 
“你今天怎么看起来很不开心?”
“啊,觉醒材料啊,你想要的话,吾给你打,要多少有多少,麒麟那老家伙有什么可怕的。”
“你怎么哭了呢?谁欺负你?吾替你欺负回去。”
“吾今日见你未出房门,是怎么了?”
“你一个月未出房门了,吾见不到你,很担心。”
“今日吾到你房门外的樱花树上坐了一会,看到你收集了吾的羽毛。吾很开心。”
“你怎么了?是嫌弃觉醒后的衣服不好看么?”
“吾送你一套新的。”
“明日,吾来见你。”
 
妖狐一整晚没睡。
又是骗局么?骗他玩有意思么?那日从鸦天狗家出来,他一个人在周围转了很久,捡到了几片鸦天狗的羽毛,一直放在身边,想是留个念想。
他从桌上拿过羽毛,珍惜地摸了摸。“后悔了么?”
可是……好难过啊。
他将羽毛放在一起,正准备扔出院子,却发现……
“怎么鸦天狗的羽毛比这次送来的羽毛短了一截??”
 
一晚很快过去了,晴明是被噪音吵醒的。
院子里面的小妖怪们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外面有敲锣打鼓的声音。
“干什么呀?让不让人睡觉了?”晴明抱怨着走出房门,眼前的一切却让他吃惊到说不出话。
这位……
“大天狗大人!”萤草崇拜地看着大天狗,看着大天狗背上那对丰满的羽翼发花痴。
“大天狗大人……”晴明小心翼翼地唤道。
 “您……您来这里做什么呢?”
大天狗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到妖狐房间外面,没有理睬晴明。
他推开房门,看到穿着那套红色衣服睡在门口的妖狐,微笑着轻轻拍了一下他。
“.…..你是……”妖狐缓缓睁开眼睛:“大天狗?”
“正是吾,吾来见你了。”
妖狐脑中很多碎片拼接了起来,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是……是你?”
“是吾。吾很高兴你穿了这件衣服,你真好看。”
妖狐睁大了眼睛,看着大天狗的脸越凑越近,最后在他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听说你之前找错了?你以为我是鸦天狗?”大天狗轻笑着将他横抱了起来,走向庭院。
妖狐羞红着脸埋在大天狗胸前,小声嘟囔道:“小生……是小生错了。小生觉得不可能是你……”
“哦?为何不可能是吾呢?”
“小生……与你未曾见过。”
“未曾见过?七层的八岐大蛇,你和吾一起打过。”
妖狐思索了一下,耳朵尖更红了:“那时候…...小生还很弱,死的太早,未曾看清……”
“吾不是给你留了一根羽毛吗?”
妖狐吃惊地抬头,对上大天狗温柔的眼眸。
啊,是了。第一片羽毛就是在打完那次大蛇回来之后在自己身上发现的。
写着什么来着……
“吾中意于你。”熟悉的话在耳边响起,妖狐止不住地微笑起来。
 
“大天狗大人!您这是要去哪里呀?怎么抱着我家崽?”
大天狗展开翅膀,飞上那棵樱花树,拿起妖狐放在上边的本子,回头看了一下晴明:
“成亲。”

评论

热度(164)

  1. 江北潮生.王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