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梦醒花犹存 铁甲依然在
不同墙头之间疯狂蹦跶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晴博]夜,(游戏向,短完)

冷°:


八月中旬,正是明月最圆的时候。
庭院里的樱花树在月光下,除却本身的淡粉以外,还染上了一些微黄的月色。偌大的院子在夜里显得有些空旷,石桌上放着墨迹未干的卷轴,任由落下的樱瓣将它掩埋起来。
“为什么……即使没有风,樱花还是不停的落下呢?”
博雅坐在树上,背靠着粗壮的树干。已经是深夜了,他褪下平日的装束,换上了睡觉时穿的洁白寝衣,长长的头发未经绑束,直直的垂下来而后悬在半空中。然后就在他抬头看着月亮的时候,突然这样说了出来。
“为什么呢?”
而另一个声音如此附和道。
博雅转过头,向树下看去。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晃动着。
“是我在问你才对,晴明。你也睡不着?”
晴明抬起头,将博雅与这樱花树一同收入了眼里。
“总有个人在庭院里唉声叹气,想睡也睡不着了。”
“我根本就没有唉声叹气,晴明,你耳朵不好使了。”
“别这么急着否认,博雅,我有说是你吗?”
博雅轻哼一声转过头继续看着月亮。一朵樱花悠悠然然的落到了他的鼻尖,然后滑落到了他的胸口。博雅伸手将它拿了起来,仔细的看着。
“为什么,明明没有风……樱花还是不停的落下来呢?”
晴明抬手也接住了一朵樱花,然后将它凑到鼻前仔细的闻着。
“花之所以是花,正是因为它总有一天会凋落……”
博雅不满的将手上的花抛下:“这又是什么道理。花……难道不是长败不衰才好吗?那样的话,才能更长久的展示自身的魅力不是吗?”
晴明打开折扇,将博雅抛下来的花也一并接住了。
“如果不会凋谢的话……花,就不是花了。”
“不是花,那又是什么?”
“怪物,奇谈,随便是什么。”
“这……”博雅略带气愤的挥了衣袖,拂去了身上的落瓣,“一堆歪理。”
“你知道我是对的。”
一时间,庭院里又回归了安静。只有花瓣与博雅的发梢在轻轻飞舞。
“最近神乐老是做噩梦……我很担心。”
博雅沉寂了许久,他闭着眼睛,仿佛是睡着了一般,直到晴明打算转身回房的时候,他才叹口气,说了出来。
晴明皱起眉头:“我也很担心神乐的情况……不过,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源博雅……源博雅。”
博雅犹如叹息般的轻声将自己的名字说了两遍。
“你与神乐……”
“别说了,就这样吧,晴明。不许跟神乐说这些。”
闻声晴明打住了刚才的话,唇角勾出了一丝苦笑:“我知道的也不比她多啊……”
博雅坐直身子,拿出了常带在身边的笛子。他将笛子举在月光下看了许久,然后抵在唇边吹了起来。
曲子很流畅轻慢,没有激荡的感觉,听着只觉得安然。
曲调随着飘落的花瓣一同在樱花树之间缠绕飞舞着,让人沉醉。
晴明缓步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仔细的听着。
然而没多久,一阵大风突然的刮过,将地上的落花带得高飞起来,那笛音也就戛然而止了。
“啊!”
博雅短促的一声惊呼唤回了晴明的心神。晴明立刻起身紧张的走到树下,却见博雅仅用两腿腿弯勾着枝干,大半个人都倒吊在樱花树上,那一头长发更是几乎可以扫着地面了。
“呵呵。”晴明见状不由得笑出了声。
原来博雅刚才吹着笛子正入神呢,上半身没有靠在树干上所以没能坐稳,一阵大风吹过,身体彻底失去平衡倒向了一边,他只来得及用腿勾住树干,才免于落得个摔伤的下场。
博雅倒吊着见晴明笑出了声,一时间窘迫万分,只好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听不见也看不见,想以此来摆脱这尴尬的气氛。
晴明这才止住了笑意,直直的看着博雅染上红晕的脸颊,然后伸出了双手。
“来吧。”
博雅睁开一只眼睛看着晴明,百般思索之后才不情不愿的抬手搭在晴明的手上,再借力一撑,从树上翻了下来。他的长发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最后留了一缕搭在了晴明的肩头。
“谢啦……不过,这事儿也不能告诉神乐!绝对不能!不然我会找你算账的,晴明。”刚一说罢,博雅就快步的走向了房间。
那缕头发也随着他的离开划过了晴明的肩头,消失在了扬撒着樱花瓣的空气中。
晴明还有些愣神,待他转过头,只来得及看见那人越过廊柱灵动飞舞的发梢。
“好。”
他将指尖靠在唇边轻轻应了。





后记: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故事了。国庆的第一天,没能出去玩,只好窝在家里写写小故事了。游戏剧情没打太多所以也不太敢多写。而文中关于花的讨论借用了原著小说里的一些句子。游戏里的博雅与晴明与小说里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但是当戳一下博雅发现他拿出笛子来吹的时候,心情既激动又感动。这给人一种即便剧情大不相同,但博雅仍旧是博雅的感觉。好吧,不多赘述了。还是祝大家节日快乐,希望能看得愉快。

评论

热度(90)

  1. 江北潮生.冷° 转载了此文字
  2. 张起灵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