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梦醒花犹存 铁甲依然在
不同墙头之间疯狂蹦跶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K莫】手可摘星辰,只语赠美人

终学森:

*K莫同居后告白前
*K莫怎么这么萌@&#&#*#&@


  肖先生大婚的时候是个好日子,婚宴座无虚席。


  肖先生和新过门的肖太太在进行了神圣的宣誓以后,就像传统中国新人一样下台敬酒。最令人觉得好笑的是本应该用来敬酒的白酒,到了肖太太手里就变成了冒着气泡的雪碧,肖先生理直气壮说我的新娘怎么能被你们灌醉,肖太太羞红了脸暗自掐了先生的手臂,却被肖先生当成调情的小戏码,于是赏了肖太太香吻一枚。


  在公司一帮单身狗可以杀死人的目光下,肖太太终于因为过意不去拉着肖先生离开了这一桌。


  于半珊看着肖奈和贝微微夫妇俩到了别的酒桌就变得一本正经,瞬间顿悟他们这一桌是传说中的“特别关心”,于是痛心疾首地揽住正在埋头苦吃的郝眉大嚎:“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


  郝眉吸溜着酸菜鱼鸟都不鸟他,倒是丘永侯颇有感慨:“愚公你终于用对了成语,朕甚是欣慰啊!”


  于半珊闻言揭筷起义,与丘永侯用筷子噼里啪啦大战三百回合,终于因为桌上的菜快被郝眉扫荡而空停战。于半珊坐下,纳闷地戳了戳郝眉,“哎眉哥,你今儿没吃饭啊?饿死鬼投胎呢?!”


  郝眉终于停下了筷子的移动,眼神极其哀怨。


  “要不是你把优化任务交给老子,老子能吃不上饭吗!愚公你是不是人你是不是人!”


  于半珊深深地思考了一会儿,想起了这事儿,接着他用看着智障的眼神看着郝眉,半天才说道,“我记得上交的期限是,下个月的今天……”


  郝眉瞬间如遭雷劈,头顶的怨念隐约迈向实体化。


  一直一言不发的KO忽然夹了一块排骨放进郝眉的碗里:“吃。”


  郝眉头顶的怨念瞬间烟消云散,把排骨塞进嘴里含糊地对KO说:“还是KO你对我好!不像愚公,老三,猴子,都是坏人&*#@…”


  愚公用“干的漂亮”的眼神看了一眼KO,又看看郝眉,在心里叹道:这位绝对是被吃了还帮忙擦嘴的主,瞧瞧这心大的。


  俗话说,一醉解千愁。郝眉同学对此深信不疑,于是打算把被使唤的怨恨借助酒力发散出去。完全不打算承认是自己记错日期。


  愚公猴子酒完全劝不住,疯狂求助KO,KO却没打算出手,只说:“他不开心,就让他喝。”噎得一众单身狗无言以对,纷纷低头吃菜,不再劝阻。


  于是我们的美人师兄就在大神的婚宴上,不胜酒力,提前退场了。


  你说醉鬼怎么退场?咳,有家属不是?


  KO搬进郝眉的公寓已经两个星期了,按照入住规定,KO包郝眉三餐抵半成房租,保留各自私人空间,其他随意。


  KO在帮肖奈免费做满一年游戏以后,就正式接受了肖奈的招安,成为了致一科技的正式员工。


  在郝眉眼里,KO不仅是个好同事,还是个好房客。平时他和郝眉同时上下班,在公司的时候,他收到的任务都是以给郝眉减负为主,让郝眉轻松为辅。在家里除了一日三餐,还负责叫郝眉起床,监督郝眉睡觉,简直比保姆还尽心尽力。郝眉被伺候得小日子都舒坦起来了,什么?工作不顺心?吃一顿KO做的世界上最好吃的红烧排骨就好啦!


  于半珊看着郝眉在大量工作的压迫下依旧满面红光,貌似嫩的可以掐出水的娃娃脸,开始深思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保(dui)姆(xiang)了。


 


  出租车停在郝眉的公寓前,车门打开,KO先下了车,又把车里的郝眉弄出来,在司机的帮助下把人背到了背上。郝眉怎么也有一米八,又因为喝醉了使不上力,分量一点也不轻。但是KO作为(曾经的)掌勺主厨,再加上平时不少锻炼,倒是有这个力气背他。


  KO艰难地把郝眉弄进了客厅,把醉鬼扔在沙发上,进了厨房去煮醒酒汤。


  煮醒酒汤的时间有点久,期间,KO回复了愚公猴子他们发过来的询问是否平安到家的短信一个嗯字之后,就关了手机。


  等到KO端着醒酒汤走出客厅的时候,就发现郝眉不知道什么时候直挺挺地坐在了沙发上。KO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


  郝眉正在发呆,看见KO走近,他抬起通红的脸,眨着湿漉漉的眼睛,咧开嘴就笑,“K…K…KO!”


  KO的手一顿。


  因为醉酒的原因,郝眉大着舌头,说不出流畅的句子。朦胧中看见KO手里端着一碗东西,混沌的眼神有了一瞬间的清明,“好…好吃的!是不…是不是!”


  在他的认知里,从KO手上出来的食物,都是绝顶的好吃。


  KO并不打算搭理他,只是默默地把碗塞进了他的手里。


  以醋为主材料的醒酒汤并不算好喝,但郝眉愣是一声不吭地把整碗汤一口闷了,然后把碗随便一放,瘫在了沙发上。


  KO看着神志不清,满脸通红的郝眉,轻轻地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醒酒汤的作用,郝眉稍微清醒了一些,勉强能说出流利的一句话,他哽咽着,声音发哑,“老三和三嫂终于结婚了,真好…老三这小子,谁也没想到他会是第一个结婚的。微微师妹…也很好,真的很好…”


  各种感慨和伤感忽然间涌上心头,郝眉无法控制,于是就放弃了控制。大学四年的兄弟终于和心爱的妹子结了婚,自己却还形单影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思及此,郝眉红了眼眶,原本就湿润的眼眶更加红了。


  KO静静地听着他狼嚎了一宿,偶有动作,也只是在中途的时候给他倒了杯水,让他润润嗓子继续嚎。


  到后半夜,郝眉终于累了,他奄奄一息,手指无力地指了指KO,说:“你说,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以后我找不到女朋友…怎…怎么办嗝!”


  KO顿了顿,说:“那就不要找了。”


  郝眉摆手,傻笑:“不行…不行…世界上还有好多可爱的妹纸在等我嗝…老子…有才有色,还有钱…!嗝……凭什么不…找…!”


  听完他的反问,KO忽然站起来,然后伸手撑在了郝眉背后的沙发上,把郝眉封锁在了沙发和他的身体之间。他盯着郝眉一片混沌的双眼,一字一句,声音低沉又无比认真地说道:


  “凭我喜欢你。”


  郝眉一愣,眨巴眨巴眼睛,在KO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两眼一翻,睡过去了。


  本来冲着KO抱怨就代表着他快撒完酒疯了,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只想睡觉,谁知道KO忽然来那么一下,让郝眉更是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于是很给面子的,昏睡了过去。


  谁的一声轻叹,消失在了夜色。


 
  第二天郝眉起床,浑身清爽到诡异,醉酒隔夜头也没有疼痛感。他呆坐半晌,长到可以绕地球一圈的反射弧让他想起了一些很重要的事:一片眩晕中KO明亮的双眼,他一张一合的嘴唇在说…凭我喜欢你…


  郝眉瞪大了眼睛,终于意识到单身二十五年的他被一个同性告白了……而且还是那个KO!那个做饭超好吃的KO!那个超级厉害的黑客KO!那个他的…呃…“相公”…KO…


  郁闷又纠结并且十分不知所措的郝眉暂时并不想见到罪魁祸首,他下了床,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才发现KO已经出门了。心头莫名一阵失落,然后被自己的失落惊悚到,郝眉拍拍脸,洗漱以后迅速开了电脑,上了游戏。


  一上线于半珊就来找他了。


  【组队】愚公爬山:哟眉哥,现在才起床那?老三可还没起哟


  【组队】莫扎他:去去去,你什么意思!同为单身狗,就不要互相伤害了


  【组队】愚公爬山:……KO呢


  【组队】莫扎他:提他干什么!闭嘴!


  【组队】愚公爬山:眉哥啊,我们KO大神,不会给你榨干了吧?


  【组队】莫扎他:有病啊!说话阴阳怪气的,小心我去GM那里举报你!


  【组队】愚公爬山:啊哈哈哈哈没事儿,没事儿!咱们刷副本哈,我去组猴子


  【组队】莫扎他:快滚!


  快滚两个字刚发出去,郝眉的电脑就忽然黑屏了。


  他愣了愣,第一反应拍了拍电脑。
 
  然后黑掉的屏幕慢慢地跳出一行字:


  饭菜在冰箱里,热一热就可以吃了,我在公司。


  接着不等郝眉反应,电脑屏幕又恢复了正常。愚公刚好带着猴子进了组,招呼他传送到副本去。


  他想了想,伸手打字。


  【组队】莫扎他:那啥,哥还没吃饭呢,饿死了,先去吃饭,你们玩


  【组队】愚公爬山:那你去吃吧,反正我们不急


  【组队】猴子酒:对对对,我们就在这里挂机,我去看看老三发给我的文件


  【组队】愚公爬山:吃多点哟~美人儿


  【组队】莫扎他:………


  有毒啊!!美人你妹啊美人!!


 
  吃饱喝足的郝眉揉着小肚子坐在了电脑前,就看到屏幕上的三个游戏人物呆站着跟望夫石似的,郝眉被自己的脑补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噼里啪啦地打字。


  【组队】莫扎他:儿子们醒醒


  【组队】愚公爬山:娘亲你可算来了


  【组队】莫扎他:去去去,谁特么是你娘!


  【组队】猴子酒:哟,美眉哥可算回来了,刷本走起!


  【组队】莫扎他:先等等,问你们个事儿


  【组队】莫扎他:今儿老三不是给我们放假了么…你们是不是都在家啊?


  【组队】愚公爬山:不是


  【组队】猴子酒:是啊


  【组队】愚公爬山:我在网吧,家里断网了


【组队】莫扎他:那个啥,还有什么工作没?


  【组队】愚公爬山:!!!!!!


  【组队】愚公爬山:眉哥你被盗号了????


  【组队】猴子酒:美眉哥,KO没有满足你吗,你怎么那么饥渴啊!


  【组队】莫扎他:去去去饥渴毛线!下本下本,别叽歪了


  【私聊】愚公爬山:这是…有情况啊?


  【私聊】猴子酒:不会是KO昨晚一个没忍住把美人办了吧?


  【私聊】愚公爬山:我看悬


【私聊】猴子酒:嫁出去的美人泼出去的水啊


【私聊】愚公爬山:我估计没成,KO一看就闷骚型啊,要是成了,第二天郝眉肯定起不来,更别说打游戏了


  【私聊】猴子酒:李菊福


【私聊】愚公爬山:不说了,下本下本


 


  刷了两个本郝眉就觉得有点腻了,他以前可从不会被什么事情影响玩游戏的心情,但这的的确确发生了,也正在影响着他。跟愚公猴子打了招呼,他就下线了,开始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电脑屏幕忽然闪了闪,然后屏幕一黑,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怎么不玩了,头还痛吗】


  郝眉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来自己的电脑无时无刻都在被监督着,他操作电脑的一举一动,肯定全都被同步直播了。他犹豫了一下,敲了敲键盘。


  【不想玩】


【心情不好?】
 
  【嗯】


  【为什么】


  【明知故问】


  【因为我喜欢你,给你造成困扰了,让你觉得恶心了?】


  【……也没有那么严重】


   【但是你因为这个心情不好】


  郝眉瞪着屏幕,骂了声操。


  【老子心情不好是因为你说完就跑了!】


  都不问问他什么感想,一言不发就跑路了,谁知道你他妈会不会再回来。


  【我在公司】


  【今天放假】


  【一样】


  【什么一样!你就是在躲我,明明是我被告白,你躲个屁啊】


  那边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那我现在回去】


  【等等!】
 
【?】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我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你喜欢我!你都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做饭给你吃】


  郝眉摁了摁心脏的位置,嘀咕着别瞎几把跳。


  【只是这样?】


  【剩下的,你可以慢慢体会】


  【谁要慢慢体会啊说的老子答应了你一样】


  【你会答应的】


  【话别说太满哼哼】


  【因为……今晚吃香辣蟹】


  【!!!!!!!!!!!!!!!!!!!!】


 


  没多久KO就提着晚饭的材料回到了房子,郝眉眼巴巴地看着他提着的网里还苦苦挥动钳子的毛蟹,嘀咕到。


  “太残忍了啊,太残忍了,一条条年轻的生命就要死于非命,成为盘中餐,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KO目不斜视,拎着毛蟹进了厨房。清洗,切块,动作干净利落,三两下就把原本苟延残喘的毛蟹分尸了。郝眉倚着厨房门看着他,觉得十分新奇。


  他很少看KO下厨的样子,一般都是坐在客厅玩手机,KO做好了饭菜端出来,他洗了手就可以开吃了。可是看着KO一米八的大块头在厨房里围着围裙洗手烹调,郝眉就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又有点心满意足。


  “KO……”


KO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手里的动作不停。


  “如果我同意了,你会怎么样。”


KO的动作停下了,他洗干净了手,又擦干,然后转过身一步一步向郝眉走去。


  郝眉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却被后面被冰箱堵了去路。


  KO走到他面前,看着他说:“那我就亲你。”


  接着他意味深长地笑笑,“剩下的,慢慢体会。”


  郝眉皱了皱眉,然后看了一眼已经装盘的香辣蟹,嘴快道,“那我答应你!”


  KO掐着他的下巴,亲了下去。


  他的吻又猛又急,带着强烈的侵略性,郝眉被他抵在了冰箱门上,根本无力招架他的吻,连腰都开始发软。


  算了,反正……也不讨厌。


  郝眉晕乎乎地想。


  等到郝眉意识到他所说的慢慢体会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自己的腿已经被架在了这个男人的肩上来了第二次。


  吐着支离破碎的呻吟的郝眉迷迷糊糊地想,他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啊香辣蟹还没吃呢要做多久嗯嗯啊啊!


  但是他也没机会多想了,KO意识到了他的走神,更加卖力地贯穿,欲火燎原,终于将他们烧得理智全无。


  第二天郝眉醒过来已是下午三点,本来应该酸疼的腰部奇异的没有什么感觉,倒是有些像被推拿后的舒爽,就是屁股还有点疼。他裸着身子缩在被子里,开始望着天花板走神。


  又是黑客又是厨师,还会推拿,到底有什么是KO不会的呢。


  带着海鲜鲜味的香气忽然飘进了他的鼻子,郝眉一下子坐了起来。


  KO端着海鲜粥推门走进来,放在了床头。


  郝眉一点不客气,端起就吃,吃着吃着他想起来了,忍不住问道。
 
“你怎么连推拿都会啊?”


  KO说:“没钱。”


  “啊?”郝眉有点不理解,没钱跟会推拿有什么关系。


KO面色坦然, “小时候家里穷,什么都会点儿,可以多打几份工。”


郝眉心里不是滋味,他拍了拍KO的肩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有点心疼,又有点生气,气自己不会说话。想了想,他说,“没事儿!以后眉哥罩你,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KO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眼睛里闪着柔和的光,点了点头。


  郝眉回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冷不丁被雷了一下,接着他猛地想起了一件事。


  “我的香辣蟹!!!!!!!!!”


  答应跟KO在一起以后,郝眉也没什么可扭捏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跟公司那帮人精说明,虽然说纠结了好几天,但是一点也不耽误夜间运动。


  两个人都是二十几年刚开荤,以前哪里尝过这么美妙的滋味,加上情感调剂,每天晚上郝眉都觉得自己可能被做死在床上,但是,是真舒服啊…况且还不用他出力,简直不能更美好了!


  终于到了上班时间,郝眉有些心不在焉,跟着KO走出了电梯。


  于半珊看他那样还嘲笑了他一番,结果得到的是郝眉“尔等凡人岂能猜测吾等内心”的眼神,于半珊拿着文件夹敲了敲桌子,对丘永侯说,“我怎么觉得,眉哥哪里变了?”


  丘永侯神经大条,问道:“啊?哪里?”


  于半珊露出了个神秘的微笑,“测一测就知道了。”


  他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对郝眉喊道,“眉哥!昨晚睡得怎么样?”


  郝眉手抖了抖,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KO扫了这边的方向一眼,然后迅速按着郝眉坐下,转过笔记本电脑,遮住了他的脸。


  于半珊:“啧啧啧。”


丘永侯:“啧啧啧。”


其他人:“啧啧啧。”


贝微微:“啧啧啧。”


于半珊吓了一跳,“三嫂!你什么时候来的?还有老三。你们走路都没声的?”


贝微微一脸神秘:“八卦需要人民群众。”


肖奈若有所思:“看来这几年都可以留住KO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KO就被肖奈叫去办公室谈话了。贝微微在办公室门口等肖奈一起吃午饭,结果碰上了鬼鬼祟祟的郝眉。她觉得有些好笑,就招了招手,示意郝眉过来和她一起等。


  郝眉装模作样地走过去,“三嫂,等老三哪?我路过,路过。”


  贝微微自然知道他要等谁,也不戳破,笑了笑。


  从办公室外面只能看见人,却听不见声音,KO背对着门口,和肖奈面对面坐着。郝眉看得有点紧张,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


  老三不会是发现他们的办公室恋情,然后不忍对相处多年的兄弟动手,于是从孤苦伶仃的KO这里斩草除根,从此他和KO天人两隔,只能用电脑代码传情……


  郝眉越想越不安,脸上的表情渐渐凝重了起来。


贝微微看他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由得担忧道,“师兄,你没事吧?””


  郝眉回过神来,看着贝微微,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


  贝微微吓了一跳,就听见郝眉语气悲切说:“KO是个为革命献身的好同志……党和人民会记住他的。”


  贝微微:“???”


  办公室里的两个人洽谈完毕,收拾东西走了出来。


  郝眉紧张兮兮地看看KO,又看看肖奈。


肖奈笑着摇摇头,对KO比了个大拇指,然后拉着贝微微走了。


郝眉看肖奈走了,赶紧问KO,“老三找你什么事啊?”


KO揉了揉他的脑袋,说:“吃饭。”


“啊?吃什么饭啊?老三请客吗?你说话呀,哎到底讲了什么啊?”郝眉看KO一言不发,情急之下拉住了他的手。


KO看着他的手,眼睛里浮出星星点点的笑意。


他想了想,说道:“入赘。”


  “啊???”


 
  晚上床上运动后,郝眉趴着享受某人的推拿,还是没忍住好奇心,问道:“所以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KO手下力道逐渐加重,“我和他签了五年。”


郝眉惊得差点跳起来:“五年?!我都不一定干那么久!…唔啊…就是那里,用力…”


KO眼神沉了沉,俯下身靠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攒钱娶老婆。”


郝眉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一口叼住了后颈肉。


“!!!”


第三次了混蛋!!!!!


郝小眉奋起反抗,最终还是被KO大神进行了残忍的碾压。


第二天郝眉找上了肖奈。


“老三,我要签五年。”


肖奈看着他,说道:“你之前不是说,做完三年就回家娶媳妇吗?”


  郝眉一本正经地说:“我忽然觉得,男人还是要以事业为主!而且,咱们一起创业的,签三年多不够意思啊。当时说三年,就是权宜之计,我爸妈那边你也知道的,非让我早点结婚。就多签两年,多赚点钱,他们也不会说什么了。”


  肖奈看了一眼外面的KO,嘴角弯了弯。


  “可以。”


  看来,陷得不浅啊。


  郝眉出去以后,肖奈就第一时间群发了一条短信,给除了郝眉和KO以外的所有人。


  【喜结连理。】


 


  END
 


 

评论

热度(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