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梦醒花犹存 铁甲依然在
不同墙头之间疯狂蹦跶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K莫】新婚燕尔

终学森:

*瞎几把嗑…………


郝眉和KO好上不久,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但也仅限于在家里。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反正郝眉暂时没把他和KO的关系说出去。


  KO无所谓,只是两个人的关系变了,在公司里接触的时候自然会不自觉的黏糊了些。


  本来郝眉也没有特别注意,直到某天路过的于半珊随口说了一句:“夫妻俩感情挺好啊。”把郝眉炸得直接懵了,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KO看他吓坏了,捏了捏他的手腕,说:“游戏。”


  指的是他们在游戏上重新结婚的事。


  郝眉这才放下心来,安心做事。KO看顺毛成功,也就不去管了。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是没想到郝眉回到房子里就和KO来了个约法三章。大意就是在公司里不能对他动手动脚,保持距离,以免别人怀疑之类的。KO同意了,条件是夜间运动的时候,郝眉得答应他一些小要求。


  不疑有诈的美人师兄爽快地答应了,上了床才知道后悔,KO不知道从哪研究出来的各种姿势,折腾得郝眉嗓子都喊哑了,想后悔也已经来不及,只能乖乖配合,免得因为姿势错误遭受痛苦。


  事后郝眉想想还觉得挺新奇的,不过KO实在是太持久了,到了后半夜小美人只能吐出点稀稀的液体,而大KO却还在他的身体里七进七出九浅一深,同为男人,实在是太让人心里不平衡了。


 
  第二天郝眉扶着腰就出门了,为了避嫌,他特意吩咐了KO和他分开走。KO虽然没有说不同意,但也没说同意,郝眉只当他同意了,结果上了地铁郝眉就被锁在了某人的怀里和门边的扶手中间。


  郝眉咬牙切齿地用手指戳了戳某人的胸膛:“不是跟你说要分开走吗?避嫌懂不懂!”


  KO环住他的腰,面不改色:“下车再分开走就可以了。”他顿了顿,压低声音,“而且,昨晚……我担心你。”


  郝眉被哄得心里直冒泡,面上还是摆出生气的样子,说:“现在知道担心了,昨晚干什么去了。好了好了,等会儿下了车我们就分开。还有,在公司里不准找我说话。”
 
  KO点头,搭在他腰上的手使了些力气,帮他按摩。“你今天起早了,没来得及给你按摩。忍一下,不要叫。”


  郝眉本来想说有什么可叫的,结果KO的手一用力,他就感觉自己的腰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酥酥麻麻的还带了点撕扯感,本来酸疼的腰一下子就好了很多,因为太过舒服,他险些哼出了声。好在KO伸手盖住了他的嘴,他才把呻吟吞了回去。


  郝眉红了脸,清清嗓子,心虚地看了看周围的人,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才放下心来。


 
  下了车,郝眉就一个人先跑了,到了公司休息了一会儿,KO才慢慢的抵达。


  于半珊和丘永侯正趁着肖奈来之前组队下本,看见郝眉和KO没有同时到公司都惊讶了一下,互相看了看,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疑惑。


  “眉哥,今天来挺早啊。”于半珊没忍住,喊了一句。


  郝眉挠挠头,“咳,早睡早起身体好嘛。你俩快别玩了,老三等会就来了。”


有鬼,肯定有鬼,


于半珊和丘永侯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没有再说什么。


郝眉下了决心,就打算一天都不搭理KO。但是他没有想过,搭理的前提是人家得来找他说话啊。刚开始郝眉还兴致勃勃的,觉得保持距离神马的挺刺激的。到后面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因为……


  KO一个上午都没!有!找!他!说!话!


郝眉怒了。


但是一想到是自个提出的约法三章,他就蔫了。


  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是这样吧。


  郝眉忍不住了,开始自己的偷瞄大业。


他和KO都是程序部的,俩人之间的距离也就两张办公桌,所以郝眉偷瞄起来毫不费力。


  偷瞄五分钟,KO无动于衷。


偷瞄十分钟,KO动了一下眉毛。


郝眉大喜,结果人家只是端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偷瞄十五分钟,收到肖奈的短信,被要求认真工作。


偷瞄大业宣告失败。


郝眉忽然站了起来,把正走神的于半珊吓了一跳。只见他慢慢的走到了KO的桌子旁边,表情冷静:“兄弟,借一下杯子喝口水。”


  KO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点头。


  郝眉拿起他手边的杯子,小指不经意地划过他的手臂。


  KO眉头一跳。


  还杯子的时候,郝眉故技重施,又“不经意”地划了划KO的手背。


  “哎,给你装了杯水,别客气!”


  KO点头,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仿佛没看见他。


期间郝眉又用各种借口形式挑逗某人,但是某人铁了心的对郝眉进行冷处理,甚至没有对郝眉说一句话。


郝眉怒:居然真不理我!看晚上回家怎么收拾你!


围观了全程的于半珊察觉出些许不对劲,摸摸下巴:“咱们美眉是被打入冷宫了?”


丘永侯唉声叹气:“都是我们把美人娇惯的,连KO都不待见他了。”


于半珊若有所思:“嫁出去的美人,泼出去的水啊。这水,咱们可不能往回收。不然,咱们找不到妹子的几率,一下子就增加了两倍啊!”


丘永侯看他:“你是说……”


于半珊笑眯眯:“劝!和!”


到了中午休息时间,KO一言不发就离开了办公室。郝眉刚想跟上去,想想他们还在“保持距离”,就憋屈地坐回了位置。


于半珊和丘永侯一左一右冒出来,把他架了起来。


郝眉死命挣扎,奈何双拳难敌四爪,一下子就被架到了茶水间。


“你们!你们干什么!小爷我卖艺不卖身啊!”郝眉惊恐万分,终于想起了没有KO的日子,被欺负的恐惧。


于半珊摸了一把他的小脸蛋,“别嚷嚷,小美人儿,你这身,倒贴钱给我我都不要。”


丘永侯笑得淫荡,“哎愚公,你说咱们把美人卖给KO,能挣多少?”


于半珊挥挥手,“不成立,还不如把KO卖给他呢。好了好了,说正事。”他清了清嗓子,“眉哥,我问问你,你是不是和KO吵架了?惹人家生气了?”


郝眉听见KO的名字就不害怕了,又听见他们这么问,想想今天受的委屈,顿时痛哭流涕:“别问了!是我的问题!是我的错!”


于半珊一惊:“这么严重?!眉哥你居然都主动承认错误了?!”


丘永侯语重心长地拍拍他:“别怕啊,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才动手揍了KO,告诉哥哥们,保证给你做主。”


郝眉摆摆手,很悲愤的样子:“不能告诉你们!”


要是被你们发现我跟KO在一起了怎么办!


今天的委屈,不都白受了吗!


于半珊看他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模样,和丘永侯对视一眼,决定从另一位当事人那里下手。


俩人把KO堵在了楼梯口。


KO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于半珊拍拍KO的肩膀,苦口婆心道:“兄弟啊,不是哥几个说你,我们美人平时就喜欢瞎闹,傻是傻了点,但人还是好的啊。”


KO:“……”


丘永侯附和:“对啊,KO啊,这两个人过日子难免有点摩擦,互相包容,才能走的长远嘛。我们美人还小,你大人有大量,就多担待点。”


KO:“……”


于半珊看他不说话,以为他被劝动了,再接再厉道:“你看你们平时多好,是吧?美人一闹情绪,办公室里就不得安宁,影响我们的工作效率是不?”


丘永侯:“对啊对啊,你看他从我这都扯走多少张纸巾了……”


KO忽然打断他:“他哭了?”


丘永侯心想那哪能,这熊孩子把纸巾揉成纸团往你腿边扔你是没看见啊,就为从你那经过的时候捡起来,你理都不理人家,那哀怨的小眼刀都要实体化了。


虽然在心里腹诽某人,但是一切突破口都不能放过,于是丘永侯十分悲痛地点了点头。“那画面,太虐了!”


  我昨天刚买的纸巾啊…太虐了!


KO抿了抿嘴唇,表示自己清楚了,然后绕过两人,走进了办公室。


 


  于半珊和丘永侯默默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勾肩搭背去吃午饭了。


  郝眉正在在茶水间里找有没有什么垫肚子的零食,也不知道碰到了谁放在柜子里的辣椒粉,弄的他满脸都是,眼睛里都进了一些,他赶紧忍着刺痛去洗掉。


  KO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只头发滴着水,眼神发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郝眉。他喉头一紧,反手把茶水间的门锁上,又走到窗边,拉下了窗帘。


  郝眉用袖子擦了擦眼睛,终于勉强能看见东西了,只是他的动作,让他的眼睛更红了些。


  在KO看来,就是一副被冷落后,心里委屈却无法诉说,只能自己默默流泪的小模样。


  “KO……?”郝眉努力睁眼,辨认着前方的人。


  KO嗯了一声,上前几步,直到把郝眉逼到了桌子边,才停下了步伐。他一条腿挤进郝眉的腿间,手按在桌子边,完全把人困住了。


  郝眉看他一下子那么亲近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十分无力地挣扎道道:“会有人来…”


KO:“我锁门了。”


郝眉:“哦……”


KO:“现在是休息时间,可以碰你了吗?”


郝眉一个上午的坏心情瞬间没了,欢快地把自己往狼嘴里送。


  “快抱我!”


 
  因为休息时间短暂,两人匆匆用手互相帮助了一下,结束以后,郝眉神清气爽地出了茶水间,KO则留下处理案发现场。


  其他人还没有回来,郝眉想想下午又要被KO冷处理,心情一下子就低沉了。再想想,要是其他人一天不知道,他就得一天天瞒下去,那他和KO的感情,岂不是得迎接巨大的挑战?郝眉越想越可怕,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谈恋爱真难啊!


  KO收拾完东西出来,看见他坐在办公桌前一脸严肃,上前去捏了捏他的肩膀,说:“怎么了?”


  郝眉低落地说:“要不,咱俩就说出去吧……”


  KO沉默。


郝眉紧张兮兮地抬头看着他:“你,你是不是害怕丢工作啊。要不,不说了。也没事…”


  KO揉了揉他的脑袋。“说吧。”


郝眉一脸大义凛然:“放心,有我在!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KO弯了弯嘴角,说:“好。”


等到一行人休息完回到办公室,郝眉就在门口拦住了他们。


  他清了清嗓子,有点紧张的样子:“那什么…我跟你们说个事。”


  于半珊乐了,“什么事儿啊眉哥,这么严肃。”


其他人也起哄。


郝眉给他打了岔,瞪了他一眼,才慢慢说道:“我和KO,在一起了。”


  于半珊的笑声戛然而止。


  丘永侯表情也变了。


郝眉闭上眼睛,一脸英勇就义。


半晌,没听到任何反应的他睁开了眼睛。发现前面的一帮人全都进了办公室。


郝眉瞬间懵逼,折回办公室。


  “我说,你们听懂我说话了吗!我说我和KO在一起了!搞对象啊!喂,给点反应啊!”


  于半珊朝他竖起大拇指,敷衍道:“勇者勇者。”


  郝眉又去骚扰丘永侯。“猴子,评价一下啊!”


  丘永侯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张口就来:“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郝眉瞠目结舌。


  这,这是怎么回事。


  说好的怒斥他们违背纲常伦理,说好的拆散有情人,呢?呢!


  KO默默地走到他身边,把他拉回了他的座位。


  “工作吧。”


  “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早就告诉他们了!”


  KO:“……没有。”


郝眉惊悚:“那是怎么回事!”


KO:“天命。”
 
郝眉:“???”


  后来郝眉去找于半珊虚心请教了一下,结果被对方怒揍:“丫天天在办公室秀恩爱,当我们瞎啊!搞事,搞事,搞事!”


  其他单身狗也怒从心头起,抄起手边的武器就追着郝眉揍。


  “KOKOKO!KO救我!”郝眉慌不择路,又钻KO的办公桌下了。


  只是这一次KO没有再把郝眉交出去。


  众人敢怒不敢言,一哄而散。


  KO转过椅子,郝眉见其他人散了,从KO腿间钻出了个脑袋,开始得瑟,“有人罩的感觉太爽了哈哈哈。”


  KO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弯下身去,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郝眉登时就愣住了,然后反应过来他们还在办公室,猛地想站起来,却忘记了他还猫在KO的桌子下,撞上了桌底,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想象中的疼痛感却没有那么强烈,他抬起头,KO已经缩回了手。


  郝眉马上钻出桌子,拉过他的手揉搓。“傻不傻啊你!疼死算了!”


  KO任由他在那里瞎揉,过了一会儿,他问:“晚上想吃什么?”


  “红烧排骨酸菜鱼茄子炒肉水煮娃娃菜!”郝眉下意识就报了串菜名。


KO点头:  “好。”


郝眉后悔了,“我开玩笑呢,今晚随便吃点,你不是练了几个新菜吗,做给我尝尝。”


KO握住他的手,  “好。”


  一众单身狗:“咳咳咳咳咳…”


  来探班的贝微微:“我怎么觉得这场景这么眼熟啊……”


  肖奈牵起她的手,微笑道:“夫人,新婚燕尔,正是如此。”


END

评论

热度(1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