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梦醒花犹存 铁甲依然在
不同墙头之间疯狂蹦跶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清明糖】愿光芒降临

一雨成秋:

【野尘野】愿光芒降临

吕归尘将一碗酒洒在身前的土地上,酒渐渐渗透进了土壤,他垂下眼帘静静地立着,任凭丝丝细雨打落在他身上。
雨和酒融合了。
他忽然抬手摔碎了碗,大步离去了。

我在一旁远远地看着。
我看吕归尘远离的背影慢慢走到坟前,凝视着石碑上刻的名字。
草绿坟头。
我用手指感受着刻痕,摩挲出两个字,也许是我的名字。
姬野,荒野的野。
我冷笑了一声,当然并没有人能听到。然后靠着墓碑背面,石碑很凉,这估计是我生前保留的思想,一个支离破碎的灵魂。
我只记得吕归尘,记得他的样貌,却不记得他与我发生过什么。我常常想到这个名字,却只能回忆到一些细节。
生锈的刀与滴血的手。
原来今天是清明啊,我抬头看了看阴霾的天,闭上眼睛。
估计不会再有人来了,反正,他们也看不见我。
我听到了脚步声,很熟悉。
雨已经渐渐停了,我见吕归尘又回来,这回他拿着半块玉,刚好可以和他胸前的半块构成一个完整的玉环。
他把那半段玉环埋下土地,我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并不太理解。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却是模糊的片段,从眼前一晃而过。

待续
实在想睡,今天浪多了
哦,还有。我要自焚

评论

热度(8)

  1. 江北潮生.一雨成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