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梦醒花犹存 铁甲依然在
不同墙头之间疯狂蹦跶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似你盛放

别老看:

最近的寝香是脏话。连续三晚,感觉有点上头。这支香像孙哲平,孙哲平真的让人上头。


用嗅觉去模拟一个人还挺好玩,遂来闲扯淡两句香水和那些全职的男人(孩)们。




#不谈成分纯聊感官喜好,私人范畴,一家之言


#无关战斗风格纯爱向,惯性双花外无CP,随意搭,不靠男女香分攻受


#Por Una Cabeza




「脏话」我入很久了。最初因为LOVE&PEACE甜得恰合心意,去了解橘滋家,被这个名字一发击中,就盲撸回来。


他是我盲撸最成功的一款,也是我极少穿出门的一款。他不像其他男香,打扮酷一点就能驾驭。他是养不家驯不熟的食肉动物。是孙哲平长腿曲在严实的牛仔布料里,蹬了皮革马靴,靴边挂着锋利的马刺仿佛随时会跨上凶兽,上身却坦然裸露着。流汗的鼓胀的肌肉在无声勾引,还要叼根褶皱的烟一脸无谓的坏痞。


和很多男香类似,脏话里带酸味儿,不是味觉上让人生津的酸,而是弥漫的荷尔蒙的味道。是他似笑非笑的眼。




再说张佳乐,关于他我想过很多很久。最初冒出来的是一生之花,只因这名字太美了,可惜味道却对不起这么浪漫的名字。中规中矩的玫瑰花味儿,没有一丝缠绵与惊喜。不是那想了一辈子,惦了一辈子的梦中情人的脸,是隔壁邻家清清泠泠的小美人而已。美则美矣,也是真寡淡。 何况论美,也不过是放在这条胡同里。


当然这和我本身不爱玫瑰味儿有关系,好这口的也许会喜欢这支,清纯得很纯粹,舍不得下口那款。但我想张佳乐不是这样的,爱也好恨也好,他该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是终其一生,见过就再也忘不掉的那款才对。




于是我重新物色像他的味道。




结果张佳乐的没对上,很多味道倒是让我一闻就想起了别人。


就像「海蓝」,除了喻文州还会是谁,他是不热的初夏里傍晚的海,汹涌在远方静谧在前。靠近他很容易,也请格外温柔,他的深处没人看得清听得见,他的海岸却连沙也是细软的。


正是五六月适用的味道,就像他的人,没有不晚不早不好不巧,他出现了,就是合适的。




给香水定性的话,午夜巴黎是傻白甜娇憨可人受,罪爱则是假妖艳X货真偏执痴狂攻 。


「大吉岭」是那个琢磨不透的黄金0.5。他前调平和又冷清,像张新杰,待无声无息的铺开来,才知道无侵略性的吞噬下隐藏了不可违逆的强硬。被他捕捉后,他人的步调就不再是步调了,即刻起,世界里一切都由他重新定义。


他的银框眼镜不动声色,衬衫下摆也熨贴适宜,安坐时脊椎一节与一节弯曲成艺术品该有的孤冷角度 。没尝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也不需要太多人明白,他有多么可爱。




总觉得多数男香不如女香热烈,女香层次感更强,也更复杂难解。当然也有不那么难懂的女香,譬如「谣言」。他是大朵的招摇的向春而开的白花,美得外露又无遮掩。


没有比这支更配孙翔的香了,他是立在阳光下,连光与影都那么分明。他所有即是人所见,一眼就看穿,却没办法只看一眼。太夺目,也太迷人,就像他的名字,牵动人心的谣言,只有坐禅的高人才可堪堪避之。


他不留底牌又如何,你不心如止水,就注定逃不开他。




for her与魅惑(粉魅)有种奇妙的一脉相承,恰如风格袭承的林敬言与方锐。


「for her」像林敬言的人,他是无攻击性的,温柔的,得体的,像唇边浅浅的笑又像指尖软软的温。待他的笑入了眼,那些暗藏在温柔香里的小勾子才探出来,随着他的指尖绕上手心手腕,勾筋锁骨,缠缠绵绵直到捏住命门。


命门就放在他手里吧,赌他也许浅笑拿捏把玩,也许低头落一个温柔的吻。




方锐则像「魅惑」,这是一支从名字到色泽都浪得飞起,味道却可爱得叫人忍俊不禁的香。像不像下场后方锐真诚的眼睛?他是只待咬上一口的甜果子,甜美水润,又是清晨叶片上的那颗水珠,纯粹得不见棱角。是永远飞扬的少年的衣袂,是打开花花世界之前第一个喜欢过的人。




我不太入男香,男香总是酸,和脏话一样因为名字好听入的还有一支桀骜,结果他意外的甜。拿他配张佳乐算有点像了,只差了那么一点纠缠的,辗转的,让人欲罢不能的东西。


大概他太特别了,所以我主观上总要吹毛求疵。


绕了一圈才想起「红毒」,因为红毒也太特别,特别到我不觉得有什么能像他一样。


该怎么形容他们呢,甜起来毫不遮掩,甚至霸道的从嗅觉占领到味觉。别人的甜是细撒一把粉末霜糖,他是堆得歪倒的白泡奶油,就是敢天真的那么肆意。甜蜜中再杀出性感的辛辣,是闻多了就被呛到那种存在感。


辛辣不是包裹甜的牢笼,他们纠缠一体。想要玫瑰,就要接受他的刺。而实际上这早就不是选择题,一旦被他捕捉就失去了说不的权利,被刺划开流血仍甘之如饴,想再靠近。


快感是一种痒,痒过度了就成了疼。张佳乐就是过度的,红毒也是。




再想起最初引人冲动的「脏话」,还真是只有他能与之相配。


如果是孙哲平带上张佳乐送的,像极他本人的又甜又性感的味道,作为异地恋的慰藉之一——诱人的红果在床头,香气在枕边,那个人却在遥远的沿海城市,光想想就带感。




先扯淡到这里吧,感觉鼻子已经失灵了。最后说一支,迷之有魔术师王队的感觉,就是“一旦我解开封印,在座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的猫蹲在冰箱上的感觉(……),叫做「欢沁」,又可爱又十分不可说。


刚好轮到一首比BGM有劲的,拎一句词做标题——




-Shall I Continue?

评论

热度(152)